河道水环境治理工程生态修复技术

河道水环境治理工程的生态修复技术/

 

关键词:河道; 水环境管理; 多方位生态修复

1技术概述

多向生态修复是多管齐下的水环境综合治理模式,结合不同的处理技术,通过统筹管理实现长期运行。 目前主要包括外部拦截源污染、控制内源污染、人工净化和增强水体自净能力四个方面。 其中,截留外源污染是指通过雨污分流、建立生态护岸等方式将外源污染截留在河流范围之外; 内部污染治理是指利用河道疏浚和生物酶等手段处理不同类型的内部污染。 控制和减少源污染; 人工净化是指采用超精细净化等新方法净化受污染的水体; 增强水体自净功能是指通过生物群落的建设或完善来提高水体的自净能力[1]。 该技术彻底抛弃了过去单一、落后的管理方法,在当前的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作中具有诸多优势。 例如,可以有效拦截污染物,防止污染物直接进入河流,防止富营养化,实现源头控制; 采用定期清淤的方式,河道淤泥不再逐年堆积,防止内源污染; 采用人工净化措施,当水质恶化严重时,立即启动,快速净化水体,尽快恢复透明度; 改善河流水生态系统,在净化水质的基础上增强景观效果。 近年来,各行业的快速发展带动了全球经济的快速发展。 从生产看,由于各大工厂建设规模逐步扩大,生活必需品种类越来越多,工业生产不断增加。 污染更大。 目前,大部分湖泊包括水库边缘经常出现一些绿色悬浮物,不少鱼塘水面漂浮着大量死鱼,农村小沟渠内的水变黑并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在城市住宅楼附近,一些景区水体含氧量特别低,会滋生大量细菌和病毒,蚊虫在恶化的水体中繁殖较多,控制难度越来越大。河流水环境。 多方位生态修复技术的出现,不仅可以有效提升河流水环境治理效果,而且可以实现全方位落实,减少生活污水量,确保水体更加清洁。 该技术可以从多方面有效修复和控制河流水环境污染,从而尽快实现生态平衡的目标。

2、外部污染控制

大雨初期,雨水造成的污染可能比生活污水更严重。 仅控制点源污染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水环境。 基于此,对于面源污染,覆盖多个方向的综合生态修复方法可以配备自动膜率装置,起到有效的控制作用。 是一种以超低压膜过滤为核心,在预处理的基础上实现膜过滤的工程处理方法。 该系统独立、紧凑,可高标准、高效率去除雨水径流中的污染物。 该装置滤芯采用折叠式结构,过滤面积大,可以使装置在截污的基础上正常通水。 过滤系统还设有过滤水暂存装置,可在大雨后自动反冲洗滤芯,从而减少污染物的积累,延长滤芯的使用寿命,降低设备的维护成本。 该装置主要安装在管网入河后的末端。 它将携带大量污染物的雨水过滤后排入水体,避免了河流的直接污染,从根本上解决了二次污染问题[2]。 对于未排入管网的雨水,可利用截留系统使河岸透水,减少径流直接进入水体,实现污染负荷的有效控制。 过去,护岸只注重运水、防洪,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以采用生态护岸的方法,形成渗透性好的界面,大部分植被可以起到稳定水土、涵养水源的作用。 此外,生态护岸还支持栖息地和生物廊道建设,进一步提高护岸的整体生态调节能力。 该系统采用建立透水护岸的方法,将陆地、水面和护岸连接成一个整体,将植物的缝隙、各类空隙、孔洞作为能量和物质的传递路径,流速区域还可以加强水和护岸。 空气之间的接触增加了氧气的掺入,提高了水的净化水平[3]。

3、内源污染控制

泥沙污染是外来污染进入河流后不断沉淀形成的,对城市河流水质影响较大,属于二次污染源。 即使外部污染得到有效控制,底泥中含有的污染物也会释放到水体中,影响覆盖水体的水质,造成二次污染。 对此,可以采用机械设备清淤与生物酶修复充分结合的技术来有效控制这种污染,即生物措施与物理措施相结合,不仅去除效率高,而且达到可持续功能的目的。 。 机械疏浚可以改善底泥和水体的物理化学性质,但成本较高,因此只能用于面积较小但污染负荷较高的水域。 在面积大但污染负荷低的水域,可以利用生物酶修复沉积物。 其修复机理是:酶的活性首先激活底泥微生物的活性,从而提高微生物的污染降解性能。 在提高微生物本身的活性后,微生物还可以继续处理之后产生的沉积物,达到可持续净化和修复的目的。

4 人工净化系统

如果外部污染物以较快的速度进入河流,而河流系统仍处于不稳定或不平衡状态,则必须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对恶化的水体进行净化,以保持水环境系统的完好。 对此,应采用人工净化方法进行干预,提高河流的响应能力和抗干扰能力。 现阶段比较主流的人工净化方法是超微净化,它是一种界面技术,利用超高压使空气和水混合并在过饱和条件下产生气泡,从而有效氧化藻类、有机物、重金属等并增加氧含量。 ,保证水体的可见度,这是净化污染水体的有效工艺。 这个过程可以逐步消除重金属、水体黑臭、水体浑浊、绿水等各种问题。例如,对于变绿的水,微米级的气泡可以快速去除藻类附着; 对于比较浑浊的水,可以利用超细气泡快速吸附分离水中的泥沙和胶体; 而对于黑臭水,利用超微气泡可以沉降自由基和羟基,最终实现有机物的有效分解和氧化。

5 加强水体自净能力

从河流水体本身来看,生态系统可以加强其净化能力,在修复工程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水生植物群落的建立可能涉及浮叶植物、挺水植物和沉水植物。 其中挺水植物和浮叶植物不仅可以改善景观效果,还可以净化水质。 沉水水生植物可以稳定河流生态系统,维持生物多样性。 这是生态修复工作的核心,可以促进能源和物质的循环。 对于岸边水深较浅的地区,可布置水下草皮,采用低生长、常年常绿的苦草; 中部水深较大的地区,可采用水下森林,植物选择应遵循常绿、四季常青的原则。 体型较大的基本原则可以有效改善景观,弥补深水区景观的不足。 上述群落构建方法的机理是:首先,利用沉水植物吸收氮、磷等营养丰富的物质; 其次,加强水体中存在的硝化和反硝化作用,去除总氮。 三、加速悬浮物质的沉降,控制沉积物二次悬浮,减少氮、磷等物质的释放; 同时,促进植物光合作用,增加氧气的释放,保证基质中所含的磷、铁、铝充分结合,从而加快磷的沉积速度; 最后,强化化感作用,通过沉水植物的布置,释放大量的化感物质,对藻类植物的生长繁殖有显着的抑制作用。 此外,还应充分考虑浮游生物、大型鱼类和底栖物种等水生动物群落。 其中,大型鱼类的布置遵循完善生物链、保证景观效果的基本原则; 底栖动物的合理排列可以沉积和过滤水体,动物可以捕食底物中腐烂的残渣和有机物,从而减少底物的降解。 产生的营养物质的量; 建立浮游动物群落意味着向河流中添加水蚤和其他浮游生物。 水蚤可以捕食水体中的细小腐烂物质和蓝藻,从而保证水体的透明度,加速生态系统的发展。 形成和完善。 此外,浮游生物还可以作为鱼饵,将水中含有的有机物和蓝绿藻转化为动物蛋白,为鱼类提供营养,最终形成良性生态链。

6 实例分析

本文主要以排水渠道为例。 这条河位于两条交通道路的交叉口。 其中,示范区河流位于某交通道路上部,长330.0m,宽30.0m,水深0.6m。 河道示范区内,原有水体呈黑色,有恶臭味,透明度较低。 水体中COD、NH3-N含量分别为295.8mg/L、13.87mg/L,超出地表水质量指标,属于重点治理水质。 为保证河水得到更好的净化,相关单位决定采用多方位的生态修复技术进行处理。 由于河道上游没有截污方案,周边居民的生活污水和雨水均排入河道,然后沿沟渠输送至指定河道。 针对这一实际情况,有关部门应遵循外源截流的原则,采用聚酯纤维膜与土工膜相结合,形成隔膜导流新模式,并将该隔膜布置在距离南岸2公里处。 。 第一层铺设土工膜,外层铺设聚酯纤维膜。 将污水引流至指定区域下游,可以有效减少示范区污水量,确保更好地拦截进入示范区河流的难溶污染物。 长期未经处理的雨水排入河流,导致示范区河流底泥中含有大量内源污染物。 为了减少内源污染的发生,人们必须有效减少底泥的内源污染。 他们可以在河流中投入适量的生物酶,保证水体和沉积物的微生物活性充分激活,增强沉积物中微生物的呼吸和新陈代谢。 河底黑臭底泥得到了有效处理,真正实现了河道底泥就地处理的目标。 通过成功构建水生态系统,人们可以有效提高河流中水生动植物的存活率。 因此,在建设河流水生态系统之前,相关人员需要在河流上游安装处理能力为80.0m3/h的超精细净化设备,以确保河流内部的水体得到有效净化,达到净化的目的。循环净化。 采用良好的人工净化方案,可以保证河流水质得到很好的改善,进而为河流水生态系统的建设创造稳定的生存条件,满足河流水生动植物生长发育的需要。 生态修复措施的出台,可以保证水体修复的效果,充分发挥河流水体的自净功能和景观效应。 有关单位在实际工作中可以向河水中投放种子、苗木,形成动植物群落。 要大力建设水生态工程,从本质上改善水质,水色由浅绿色、深绿色变为无色,水体更加清澈透明,各项污染物指标下降,基本满足地表水要求环境标准。 河流水体自净功能显着提高。

7 结论

多向生物修复可应用于河道治理项目。 人们应该遵循因地制宜的原则,做好环境修复,充分发挥河道原有功能,促进水生态进入良性循环,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在开展河流水环境综合治理时,为了达到多方位生态修复的预期效果,人们应根据河流的实际情况认真开展修复工作,使河流的各项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可以得到充分的发挥。 水生动植物对河流生态修复有一定作用,且对河流水体无副作用,可保证河流水下森林景观效果显着提升。

参考

1 周旭. 河流水环境治理工程中多方位生态修复技术[J]. 吉林农业,2019,(13):164-165。

2 邓元良,陈曦。 多方位生态修复技术在河流水环境治理中的应用[J]. 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2019,(6):112-113。

3 苗创业. 多方位生态修复技术在河流水环境治理工程中的应用[J]. 节能,2019,38(6):194-195。

作者:卢新平 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环境监察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