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份!宜兴环科园发布开发区GEP核算报告

江苏省宜兴环保科技工业园近日发布全国首份开发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宜兴环科园GEP为272.90亿元。在绿色发展理念蔚然成风的今天,GEP不再是个新鲜概念,但开发区做GEP核算,宜兴环科园却是全国首个“吃螃蟹者”。作为全国唯一的以发展环保产业为特色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宜兴环科园的绿色账本有何独特之处?开发区为何要算这笔生态账?

给“绿水青山”算好帐

翻看宜兴环科园的地图,这方土地有着明显的生态烙印:园区南面有宜兴国家森林公园、龙背山森林公园,中间是三氿重要湿地,往北是滆湖……这些好生态价值几何?宜兴环科园和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团队历时2个多月,拿出了环科园GEP核算分析报告。

核算显示,2020年宜兴环科园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共计272.9亿元,其中,生态物质产品价值、生态调节服务价值和人居文化服务价值分别占9.4%、84.7%和5.9%,调节服务是环科园生态系统提供的主要服务功能。

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是此次宜兴环科园GEP核算的技术支撑单位。团队将生态系统价值分为三项一级指标,即生态物质产品价值、生态调节服务价值、人居文化服务价值,分别核算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的自然物质产品价值、改善人类生存环境的价值,还有人类从自然生态系统享受到的精神感受、休闲娱乐等价值。

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俊锋介绍,GEP用来核算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价值的总和。与GDP(国内生产总值)注重于人类通过生产活动新创造的价值不同,GEP更侧重于自然生态为人类所创造的价值。比如,完全由人工搭建的游乐园,其产生的价值纳入GDP,但不纳入GEP;而依托自然资源的旅游业,如漂流,其产生的价值既纳入GDP又纳入GEP。

如何给好空气算好帐?“现有研究表明,PM2.5浓度每增加10微克每立方米,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将提高5%左右,如果空气质量改善,这些医疗成本就能节省下来,相当于空气改善所带来的价值。”团队负责人、学环境规划设计研究院绿色能源与低碳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阚慧介绍。

生态调节服务价值主要包括土壤保持、涵养水源、调节气候、洪水调蓄等7个二级指标。翻看生态账本,记者注意到,7项子指标中,调节气候价值占比较高。

调节气候给人类带来的价值,主要包括植物蒸腾和水面蒸发降温增湿的价值。阚慧告诉记者,植物蒸腾和水面蒸发吸收太阳能,有调节气温的效果,计算价值时,可以用人类用电达到同样效果所付出的成本估算。据测算,2020年,环科园生态系统提供的气候调节服务相当于节约电量368亿千瓦时。阚慧解释,环科园拥有大量的林地和水域,对区域环境的气候调节作用较为明显。

挖掘老园区的新动能

1992年11月,宜兴环科园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之后不断与城镇融合,目前“一园一街一镇”(“园”指环保科技工业园,“街”指新街街道,“镇”指高塍镇)总面积达到212平方公里。30年来,宜兴环科园备案亿元以上产业项目110个,累计培育上市公司11家。

宜兴地处太湖上游,全省15条主要入湖河流有9条在宜兴,是太湖治理“前沿阵地”,环保责任重。同时,随着产城融合的不断推进,产业“含绿量”对宜兴环科园来说越发重要。这个与环保有着深厚缘分的园区,在“而立之年”,如何蹚出一条发展新路?开展GEP核算,也是环科园的投石问路。

“通过GEP核算,摸清了园区生态系统的价值,有利于探索挖掘园区经济发展新型推动力,找到园区发展的薄弱环节,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价值双增长。”宜兴环科园管委会副主任、高塍镇周雪强说,同时,开展GEP核算,也是落实“双碳”目标的重要抓手。

通过GEP的核算,环科园发现,在发展进程中“有些地方被忽视了”。环科园的“人居文化服务价值”只占GEP的5.9%。“虽然环科园生态资源丰富,但以前我们比较注重产业,对生态资源转化并不重视。”周雪强坦言,“我们的西氿湿地还是比较原生态的状态,铜官山风景区的开发,还处于20年前的水平。我们现在发现,可做的文章很多。”

初夏的阳光直透水底,宜兴市新街街道潼渚村的桥西河治理工程已近尾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生态画卷令人陶醉。为将污水河道变清,当地“砸”了2000多万元,整治完成后,水质将由劣V类提升到Ⅲ类。

“环科园周边被生态红线包围,GEP给生态系统贴上‘价格标签’,让绿色园区建设、河湖治理等投入有了更系统的评价。”阚慧认为,通过核算,“无价”的生态变“有价”,也能进一步推动生态保护。

“GEP代表着发展理念的转变。”吴俊锋认为,对很多园区来说,以前只看重GDP,在环境保护上是被动的,而从GEP核算的视角来看,园区的发展需要更加和谐,不能唯GDP。

事实上,放眼全国,已有部分地区在探索。2019年,浙江丽水发布全国首份村级GEP核算报告;去年,深圳对外发布全国首个完整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制度体系;在我省,南京高淳在开展GEP核算的基础上,在全省率先开展GEP考核。

今年2月,高淳区深化作风建设、优化营商环境推动高质量发展大会上的一项举动引人关注——该区2021年GEP考核结果公布,区农业农村局等8家单位获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工作先进单位”称号。从出台GEP核算体系到启用GDP、GEP双核算、双运行、双提升工作体系,再到考核结果出炉,高淳在GEP领域又迈出重要一步。

GEP算好更要用好

核算出GEP,只是第一步。

对照核算报告,环科园已在布局——全力推进“生态西氿”风貌区、铜官山风景区、“遇见·铜山”田园综合体等重大项目建设,发挥园区良好生态基础优势,提升区域生态人居文化价值。据初步估算,完成铜官山景区开放运营、水污染综合治理等工作后,环科园生态系统人居文化价值较2020年将增加18.8%。

此外,环科园还将瞄准区域特色农渔产品,提高物质产品价值。发挥高塍镇农渔产品品牌价值,不断挖潜区域螃蟹、鱼虾等品牌能力,扩大农业生产的规模效应;积极发展提升环科园林、茶、果等特色产业价值。

有了GEP核算,环科园的产业招商也在变。在园区招商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脑上,记录了今年以来园区引入的重大项目,超级陶瓷电容器与智能传感器制造项目、创新药研发制造基地、超净新材料产业园、分布式光伏发电及智慧能源项目……园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在项目招引上,更加注重‘含绿量’,两个项目都想争取同一个地块,优先给谁?我们不仅要考虑项目的承诺亩均税收、投资强度等,还要考虑项目对地块‘身价’造成的影响,为此,今年多个让生态价值大打折扣的项目,被我们拒之门外。”

经济发展不能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已经成为共识,而推动绿色发展需要相应评价体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并没有全国统一的GEP核算标准。

“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各类生态系统服务,是人类生存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目前相关部门以水、土、气等单一要素的质量评价体系不能全面反映生态系统及其提供各类生态系统服务的变化,GEP核算相对全面,是一种积极探索,但在实践应用方面还处于起步阶段。”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流域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李恒鹏认为,对生态产品价值测算涉及多个学科,相对复杂。

目前的核算大多采用参数化方法,难以客观、准确反映当地生态系统的实际情况,比如森林生态系统,在不同的水热条件下,固碳能力不同;生态系统水质净化功能的过程机制复杂,目前评估方法的准确性和通用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如果要实际运用GEP核算成果,还需要完善相应的监测体系,并建立评价标准和指南。

此外,李恒鹏表示,如果核算结果用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比如水权交易,用水方认为,价格应采用现行的水资源费标准,而从供水区的角度,应计算保护水源的各类投入,如生态建设投入、环境治理投入和机会成本等,两种观点都有合理性,但计算结果可能差别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