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全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较2020年提高5%左右。

约5.5个百分点,这是近两年全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的增幅。

今年4月,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受国务院委托,在第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上作2022年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委员会。 数据显示,到2022年,全国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将在31%左右。 2020年,这一数字为25.5%。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建设宜居、宜业、美丽的美丽乡村”。 良好的人居环境是农民的殷切期盼。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是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举措。 2021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全面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五年行动计划(2021-2025年)》提出,生活污水选择结合农村实际情况,以资源利用和可持续管理为导向。 治理技术。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分类分级处理。

近年来,各地有关部门认真落实中央部署要求,积极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建设宜居、工业、美丽的美丽乡村。 2022年12月,生态环境部发布《农村生活污水和黑臭水体治理示范案例》,山东省荣成市、重庆市涪陵区、四川阆中市等14个案例都在名单上。

美丽的水和新的乡村风景。 目前,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超过73%,农村生活污水随意排放的现象基本得到控制。 从“污水靠蒸发”到“清水绕户家”,各地农村污水如何处理? 治理资金从哪里来? 如何管理已建成的设施? 日前,本报记者前往重庆、四川、山东等地进行实地探访。

污水如何处理?

因地制宜,采取污染防治与资源利用相结合、工程措施与生态措施相结合、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建设模式和治理工艺。

大山深处,田野染绿,碧水喷涌。 重庆市涪陵区大木乡武岭村村民王兴模,以前靠人挑水上山浇灌玉米地。 现在他有一根水管连接到田地里,打开阀门就可以灌溉。

“倒的是再生水。”王兴模说。 “废水变成肥料水,既省钱又给土地施肥。”

原来,2021年10月,总投资264.39万元的武岭村生活污水资源化设施项目竣工。 生活污水经过资源化处理后变成再生水,可供村民灌溉田地。 王兴模家种植的30多亩玉米依靠循环水灌溉。 他说:“听专家说,再生水富含氮、磷,能有效提高土壤肥力,每亩可节省一半左右化肥用量。另外,再生水灌溉是免费的,我家总共去年种植收入与项目建成前相比,增加了3万元左右。”

这里有崇山峻岭和广阔的森林。 武陵村地处武陵山脉深处,海拔1700多米,面积16.5平方公里,人口仅350余人,居住在两个村组。 例如,如果采用城市模式建设集中污水处理厂,管网覆盖范围大,污水收集量低,建设成本高,村里难以承担。

如何寻找低成本、可规模化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路径? 2020年7月,涪陵区在武岭村启动农村生活污水资源化利用设施建设试点。

背着背包、头戴草帽、穿着旅游鞋,涪陵区生态环境局自然生态保护科科长丁英深入大山,到武陵村实地考察。 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写着——武陵村地处高海拔,夏季平均每天有2000多人的避暑游客,淡季常住人口只有几百人。 生活污水处理量季节变化较大,存在高峰和低谷。

如何满足动态需求? 根据调研,涪陵区生态环境局规划设计了两座污水处理设施。 一是日处理能力100吨的综合处理设施。 污水经过厌氧处理、曝气、水泥分离等技术环节,形成达标排放水。 另一种是资源型处理设施,建设成本低,日处理能力10吨。 污水处理后不能外排,但可以用于灌溉旱地。 旅游旺季时村里4个污水处理设施全部启动,淡季时只启动资源化处理设施,大大降低了运行维护成本。

为了进一步降低设施的运营成本,丁颖和同事们反复选址,最终将设施建在了村里海拔相对较低的地方。 这样就可以利用高差自然收集污水,减少抽水用电量。

“治理农村生活污水,关键是因地制宜。” 丁颖说,涪陵区新建农村生活污水智能生态控制池等设施,建设“化粪池出水口——生态控制池调节水量——管网延伸到农作物田——”智能灌溉“农村生活污水资源化处理模式。”老百姓再也不用一一挑水到田里了。”王兴模说。

2019年7月,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生态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环境部提出“因地制宜采取污染防治和资源化方式”。 “采用工程措施与生态措施相结合、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建设模式和处理技术,积极推广低成本、低能耗、易维护、高效的污水处理技术。”

2021年,涪陵区筹集资金8000万元以上,在78个农村居民点实施生活污水资源化设施项目,服务周边人口约3.8万人。 2022年,涪陵区将投资2000万元,在剩余21个农村居民小区继续建设生活污水资源化利用设施,实现全区100多个农村居民小区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节水23万立方米每年灌溉水、氮肥和磷肥。 消耗量70多吨。

“随着时间的推移,清理污染和控制水资源将会得到回报。” 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局长于国栋表示,截至2022年底,重庆已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2100余座,日处理能力超过18万吨。 全市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达到近40%。

与武岭村类似,农村生活污水排放分散,水质水量波动较大,是困扰不少地方的通病。 四川省阆中市辖内多低丘陵、丘陵。 既有人口较多的住宅区,也有居住在山上的独户家庭。 如何进行精准治理?

阆中市按照“适时聚合、适时划分”的原则分类实施政策——

对于地形复杂、远离城镇、污水量较小的单户,生活污水处理应与“改造厨卫”紧密结合,采用“沼气池+储液池+农田利用”等流程,同时通过设计、同步建设、同步推进,完成污水处理3.6万户; 人口较多的居民区建成集中处理设施90个,惠及农民2.13万人。 对乡镇周边农户,就近接入乡镇污水处理站进行集中处理,完成1600户污水处理。 截至2022年底,阆中市已建成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终端设施1500多个,行政村覆盖率达90%,受益农户超过70%。

方圆300米内没有邻居。 阆中市天宫镇五龙村村民王素清一家独居在山坡上。 以前,王素清只能将生活污水倒在室外。 如今,屋前菜地旁建起了沼气池和储液罐。 污水通过管道收集至水池。 经过厌氧发酵、沉淀分离后,可灌溉到地面,实现资源化利用。

五龙村第二村组,共有168名村民居住。 附近还有一个武隆食堂,主要用来接待游客。 这里建有管道6.8公里、日处理能力50吨的五龙村污水处理站。 走进污水处理站,你会看到进水口处有一个粗格栅,用来筛掉水中较大的杂物。 然后,污水进入化粪池,通过格栅,筛掉较细的杂物。 “然后污水依次进入厌氧池、缺氧池和好氧池,从而降低化学需氧量、总磷、氨氮等水污染物的含量。 最后通过沉淀池沉淀,并被人工湿地吸收,实现污水达标排放和循环。 综合利用。”五龙村村民颜兴荣说,“污水处理站采用太阳能微发电技术建设,不仅有效处理污水,还降低了运营成本。”

资金从哪里来?

建立地方政府主导、中央补贴、社会参与的筹资机制,采取以奖代补、先建后补、以工代赈等多种方式。

随着阵雨开始减弱,颜兴荣来到五龙村污水处理站进行例行检查。 “自从处理站建立以来,污水臭味消失了,苍蝇、蚊子也少了。” 作为污水处理站的兼职督导员,颜兴荣每天都会来检查设施的运行情况。

“政府补贴一点,集体出资一点,群众投入一点,村民就建起了污水处理设施,没花多少钱。” 颜兴荣说,2018年初五龙村启动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时,大家也有疑问,“建污水处理站要花很多钱,钱从哪里来?”

《指导意见》提出“建立以地方政府为主体、中央补贴、社会参与的筹资机制”、“充分发挥政府投资的撬动作用,采取以奖代补等多种方式”。 “先补贴、先建设后补贴、以工代赈。通过投资、捐赠、施工审批等方式,吸引社会各界支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项目建设、运营和维护。”

“我们通过国有企业融资、向上争取项目、同级财政预算等多种方式筹集建设资金。” 南充市阆中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牛长军表示,2018年5月起,四川省设立省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千村示范工程”,采用奖代金方式,并安排总计25亿元支持约8000个行政村开展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其中阆中市83个村获得资金支持2954万元。

共安排110万余元用于五龙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涵盖污水处理站、污水管网等主体设施建设的全部投资。 但一些村民因为要出钱建设家庭处理设施,积极性不高。

如何调动村民的积极性? 阆中市将给予每户3000元的财政奖励,用于“改造厕所、厨房”和建设生活污水处理设施。

当得知污水处理设施改造会有补贴时,颜兴荣来了兴趣,开始自己挖化粪池坑,铺水泥地面,连接卫生间和厨房管道。 不到一周的时间,入口设施就建好了。 颜兴荣得到了3000元的补贴,足够建设需要了。

庭院里花草茂盛。 沿着围墙的小路,颜兴荣指着角落里的一个小化粪池告诉记者,“设计容量是两立方米,足够家庭日常使用了。”

建设需要启动资金,后期运营也需要长期投入,仅靠财政拨款很难解决。 如何建立多元化的融资建设和运营机制?

阆中市建成的90个污水集中处理设施中,日处理能力50吨以上的污水处理站78个由阆中村镇给排水有限公司建设运营,其余负责对于乡镇或街道。 “我们以自己的运营项目为抵押,向银行借款1.77亿元人民币,用于污水处理站的建设、维护和运营。” 阆中村镇给排水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江说,为了弥补企业建设运营资金不足,阆中市还探索了融资贷款、污水收集等多种模式。排污费,近三年筹集资金4.47亿元。

借力国家开发银行政策推动涪陵区“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城乡一体化发展工程”,涪陵区成功申请2.7亿元贷款,用于农村生活污水设施建设运营2019年12月,为了把每一笔钱花在刀刃上,涪陵区生态环境局、发改委、财政局等部门多次召开会议。 全区351个涉农行政村(社区)的污水处理设施全部在地图上标注。 我们将根据每个村的具体情况制定规划方案。

“建设投资额大,运维投资周期长。” 涪陵区财政局经济建设科副科长李露露表示,经过详细测算,污水资源化利用设施的运营成本包括设备动力费、维护费、人工费、信息传输费等。 等,每年向该设施所属乡镇一次性补助1万元; 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按每吨3.12元或设计处理能力的60%结算,并由第三方专业机构运营和维护。

对于第三方运营公司来说,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利润并不高。 “目前,我们主要依靠‘大厂加小厂’的方式。” 重庆市涪陵区拓源​​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秦廷伟表示,公司通过“农村小型污水处理设施运营维护”来补充运营大型污水处理厂的利润和政府补贴。以“肥瘦相配,丰补不足”的形式进行。

2022年,重庆市、区财政合计投入8677万元,支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

建成后如何管理?

要把用户放在第一位,建设与管理并重,推动建立有制度、有标准、有队伍、有资金、有监督的运营、管理、维护机制。

墙壁是石头砌成的,屋顶覆盖着草。 黄海边上精致的民宿掩映在绿树花海之中。 走进山东省威海市荣成市李道镇烟墩角村村民余海洋家的民宿,门口的白色柱子上贴着一张提醒单,上面详细介绍了农村使用无害卫生厕所的注意事项,并具有设施管理维护二维码。 记者拿出手机扫描发现,只需填写信息后,即可提交维修申请,工作人员会在24小时内上门维修。

于海洋是土生土长的渔民之子。 “以前,村民洗完衣服后,会把水倒在门上,污水就会溢出来。” 于海洋回忆道。

2016年,烟墩脚村作为荣成市首批试点村之一,完成507户厕所改造和污水处理,配备配套污水管道21公里,建成户户污水处理器28个,日处理污水能力126户。吨。 目前,荣成市572个行政村共有15.9万多户完成了厕所改造,建成了600多个生活污水处理单元,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达到73.5%。

污水得到了处理,环境得到了改善,流入大海的水变得更加清澈。 海湾里栖息的越冬大雁,吸引了大量游客和摄影爱好者到渔家住宿,渔海洋民宿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 然而,游客来来去去,设施使用频繁,有时卫生洁具坏了,你不知道该找谁来修理。 当时,各镇街自行负责污水处理设施的管理和维护。 缺乏专业维护人员,设备维护不及时,管理维护技能不高,用水超标问题时有发生。

建设好它只是一个起点,管理好它才能带来长期的成功。 荣成市出台的《关于推进城乡污水处理一体化管理的意见》提出,政府购买服务,委托荣成水务集团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建设一台、移交一台、运营一台。 荣成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专门成立了乡镇污水处理分公司。 在增加配套设备、提升管理保障能力的同时,还打造了专业、高效的智能调度平台。

走进荣成水务集团有限公司数据服务中心,映入眼帘的是各个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的抢修信息实时更新。 全市污水处理情况一目了然。 荣成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乡镇污水处理分公司副经理张宁宁指着屏幕说:“平台收集了全市各乡镇污水处理、厕所改造的详细信息。农户拥有唯一的九位编码,方便实时监督管理。”

前不久,于海洋的民宿厕所漏水。 他扫码报修后,信息很快就传达给了乡村厕所管理员。 张宁宁介绍,荣成水务集团公司在每个村都配备了兼职厕所管理员。 村民可以通过扫描管理二维码、拨打电话等多种方式,将维修信息汇总给厕所管理人员,然后统一上报到平台。

村民反映需求,平台快速响应。 数据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收到维修信息后,将根据问题位置、故障程度以及系统维修地图上的标记,合理安排维修车辆的行驶路线。 与此同时,管护人员也接到任务,迅速前往烟墩角村。 维修完成后,维修人员拿出手机,拍照并上传维修照片凭证,确保24小时内完成任务。

如何保证服务质量? “我们利用车载监控系统全程监管,厕所服务员到场监督,根据农户反馈和现场操作进行满意度评价。” 张宁宁表示,根据于海洋的反馈,厕所服务员在满意选项中给出了“好评”。 。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有效提高了管理和维护效率。” 张宁宁表示,荣成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乡镇污水处理分公司定期组织检修维护人员进行巡检作业。 同时,荣成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每月随机抽取40个村进行群众满意度调查,根据满意率打分,并将评估和抽查结果作为资金分配的重要依据。

为确保农村厕所和污水处理设施管理好、使用好,涪陵区还把污水收集率、处理率、达标率等指标作为重要考核标准。 “各单位申请拨付污水处理设施运营资金时,需同时提交绩效评价表和绩效评价报告。” 涪陵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赵云表示,如果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绩效评价结果不好、资金使用效率不好,将减少项目支出预算并运行根据评估结果减少成本分配。

《指导意见》提出“坚持用户为本、建设与管理并重”、“明确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产权归属和运行管理维护责任单位,推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制度、标准、队伍、资金、监管的建立。” 运行管理和保护机制”。

一大早,烟墩角村网格员梁云秀口袋里揣着手机,腋下夹着笔记本,走在街上。 “一路看寻找问题,一路听寻找线索”。 梁云秀晃了晃手里的笔记本,“如果有村民乱排放污水,就会被扣分。”

梁云秀所说的“积分”,就是村民的信用积分。 2015年,威海市启动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将信用建设嵌入乡村治理的各个方面。 近年来,荣成将信用建设与污水处理工作结合起来,调动群众参与污水处理的责任感和积极性。

烟墩脚村的一家超市里,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如果我们在日常检查中发现违规排放污水的情况,我们将扣除村民的信用积分,并予以公告。” 梁云秀说,村里设立了信用基金,村民可以用信用积分免费兑换相应产品。 参与监督管理的积极性大大提高。

在阆中市,市给排水有限公司聘请了严兴荣等28名兼职村级监督员,另外还聘请了20名专业员工,检查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情况和管道状况。每天都有网络。 在五龙村污水处理站,公示牌上明确标明管理负责人及监督电话,方便村民和社会监督。

目前,四川省已逐步建成全省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保护信息管理系统,将全省行政村、涉农社区所有农村生活污水集中处理设施纳入系统进行编码定位管理。 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农村生态环境处处长蒲斌表示,截至2022年底,全省行政村生活污水66%得到有效处理。 (记者王勇常必洛李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