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数字技术赋能生态环保(创新讲座)

用好数字技术,不仅可以准确识别和及时追踪新出现的生态环境问题,为科学保护和系统治理提供支撑,而且可以促进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协调发展,提高国家现代化水平。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提供新方法

困扰长江江豚保护多年的老问题如今正在通过新技术得到解决:在湖北石首的长江田讷洲白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水温、水压、溶氧率、对于江豚的食量、粪便形态、皮肤光泽度等,相关数据不再需要护林员手工记录在笔记本中。 而是利用数字技术将它们收集、汇总到智慧生态保护系统的“数据池”中,并在智慧大屏上一一呈现。 。

数字技术不仅提高了天鹅洲自然保护区护林员的工作效率,而且有效利用了自然保护区多年来积累的保护监测数据,成功地使长江江豚保护进入了智能化时代,彰显了保护的作用。生态生态学中的数字技术。 环境保护潜力巨大。

当前,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正加速与各行业融合,日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大“基地” 。 对于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用好数字技术,不仅可以准确识别和及时跟踪新的生态环境问题,为科学保护和系统治理提供支撑,而且可以促进数字经济与绿色经济协调发展,为改善生态环境做出贡献。 为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新方法。

经过相关科技企业和环保部门的共同努力,数字技术近年来加速赋能生态环保。 在贵州,矿山地质环境管理与恢复监管平台利用“互联网+遥感”技术,实时监控全省矿山地质环境管理情况; 在浙江桐乡,数字化监管系统变“手工管理”为“数字化管理”,成为环境决策者部署的“大脑”; 华为、联想、浪潮等高科技企业积极探索数字生态保护,为保护大熊猫、江豚、亚洲象等珍稀动物提供了有力工具。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数字技术助力生态环境保护的潜力还有待大力挖掘。 例如,空气、水、土壤等生态环境数据的持续采集和实时监测亟待加强,监测数据的深度应用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不同地区、流域的“数据烟囱”、信息孤岛等总体来看,数据量大、信息独立、上下游协同困难等治理难题限制了公共数据价值的释放; 数字技术与卫星遥感等其他技术的结合还不够,尚未实现“空、天、地”一体化的动态监测与控制。 。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用数字化转型带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整体变革”;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入开展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建设智慧高效的生态环境管理信息系统。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要继续用好数字技术在生态环保领域的应用,找准数字技术赋能生态环保的契合点和着力点,推动绿色科技创新体系建设,不断拓展绿色科技创新体系。应用场景和实践中将数字技术的作用真正发挥出来。

从人工处置到智能监测,从被动“应对”到主动预警,数字技术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成效正在显现。 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创新探索中,充分发挥数字技术效能,实现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和生态治理能力现代化。 我们将继续描绘美丽中国新图景,让绿色成为新时代中国的鲜明特色。 底色更厚重、更明亮。

《人民日报》(2022年6月27日第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