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生态旅游,分享生态之美

近年来,生态旅游一直是旅游业的热门话题。 很多人认为真正的山水旅游就是“生态旅游”。 事实上,这种观点并不准确。 有一句话可以形象地表达生态旅游的定义:“进去只留下脚印,出来只带走照片,为社区带来效益”。 具体来说,生态旅游具有三个特点:旅游的主要吸引力是在生态价值较高的地区进行智能健身体验或教育活动,需要特定路线和人力资源、专业设备等要素的支持; 不一定需要美丽的风景和现代化的基础设施; 旅游活动本身是环境友好的; 使当地社区公平分享旅游利益。

按照这个定义,大多数以自然风光为主、人工色彩过强的旅游景区很难发展出真正的生态旅游。 从全球范围来看,大规模且管理良好的生态旅游大多与自然保护区有关。 这是因为自然保护区集中了高价值的生态资源,科研科普设施相对完善,体验活动较多。 然而,在我国的自然保护区,目前大多数旅游活动仍属于大众旅游。 一些国家公园以特许经营形式开展的生态旅游,仍是竹筏漂流等常规活动,不符合生态旅游的特点。 但就潜力而言,中国国家公园拥有“四最佳”,即最重要的生态系统、最独特的自然景观、最本质的自然遗产、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 显然,这些地区是发展生态旅游最有条件的地区。 。

必须认识到,生态旅游不一定需要现代化的基础设施,但确实需要科研基础、人力资源、专用设备等现代化生产要素。 与观光旅游相比,生态旅游对线路、节点的要求更高,对旅游活动的环境友好性要求更高。 因为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是第一位的,国家公园的生态保护是第一位的。 同时,生态旅游需要绝对生态。 在保护和人身安全的前提下,开发“观天地、山河、草木、虫鱼、鸟兽,常有所得,因博大精深,无所不在”的景点。 ”要求前期做好充分的科学研究和科普工作。 根据。 与路线结合,生态旅游对导游的专业水平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掌握生态、荒野救援等专业知识。 以正在筹建国家公园的广东丹霞山为例,有十多支以研究生为主的科研导师和专业志愿者团队为其业务提供支持。

生态旅游主要依靠生态因素作为旅游景点和增值支撑,应通过延长停留时间、增加单客产值来实现发展。 推动生态旅游发展,其产业要素和盈利模式应相应调整,旅游行业的一些传统标准也应积极调整。 例如,在国家标准《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划分与评价》中,交通被列为第一要素,尤其是5A级旅游区,对交通的要求非常高。 随附的《服务质量和环境质量评级规则》中,对机场、客流等的要求很可能与生态保护要求发生冲突。 为了规范可能涉及国家高价值生态区域的业态发展,需要实行真正的特许经营制度。

虽然这方面的转变见效较慢,但实践者是可以实现的。 三江源国家公园开展了为期四年的生态旅游特许经营试点。 在黄河源区,基本体现了生态旅游的全部特征以及支撑其规范发展的特许经营体系。 当地社区也初步分享了生态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的红利。 股利。 广东丹霞山管委会还积极从大众旅游向生态旅游转型,以科普、自然教育、体育、康养等形式推动全区生态旅游转型发展,还完善了科考路线和科普解说体系。 开发了《夜间观赏丹霞秘境》、《国宝丹霞》等200多门课程,并建立志愿者参与机制,实现当地居民利益共享:大部分民宿经营者通过组织学习,可以转型为理工生指南,他的民宿随后成为了一家具有生态旅游特色的民宿。 目前,丹霞山每年接待的300万游客中,约有1/10会过夜,成为生态游客。 这显着增加了“吃、住、行、购、娱”全产业链的产出,使丹霞山的生态产品价值成为旅游的首要增值因素。

目前,我国国家公园体系优先发展生态旅游的条件已经成熟,推动大众旅游向生态旅游转型的条件也已经成熟。 依托全球最大的国家公园体系,中国国家公园必然引领生态旅游高质量发展。

(项目组:光明日报记者 周孟双、王美英、王思敏)

《光明日报》(2023年8月14日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