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民用天然气价格下调 为下游企业减负

11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称,自11月20日起将非居民用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下调0.7元。同时,将非居民用气价格由现行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供需双方可在基准门站价格基础上,在上浮2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同时,还要推动天然气市场建设,计划用2~3年时间全面实现非居民用气的公开透明交易。

有分析人士表示,此次价格下调幅度约1/3,力度远超预期。有评论认为,这一措施对推动天然气的下游应用可称得上及时雨。在经济持续下行、企业运行困难的情况下,此次天然气价格调整,将对稳定经济增长、帮助企业走出困境发挥积极作用。

总减负达千亿元

对下游发电、供热、车用天然气、玻璃、陶瓷等行业是大利好

中国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景春梅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降低非居民用气的门站价格,将减轻下游用气企业负担。她算了这样一笔账:现在国家直接定价的天然气量约600亿立方米,按每立方米下调0.7元计算,可以直接减负420多亿元。还有一部分天然气是市场定价,如果算上政府直接定价对市场定价的带动作用,对下游企业总减负可达1000亿元,对下游发电、供热、车用天然气、玻璃、陶瓷等使用天然气的行业都是大利好。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也认为,这次降价实际就是为了刺激天然气消费。天然气国内表观消费量增速在2010年~2011年保持在20%以上,当时由于天然气定价过低,导致消费非正常高速增长。天然气价改从2011年底试点到2013年全面铺开后,国内天然气消费增速放缓明显。2014年国内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增速放缓至11%,而进入2015年后,受原油价格大跌影响,天然气的表观消费量增速更是放缓到了2%。

企业减少多少支出?

还需配合严格环保执法

此前由于油价持续低位徘徊,天然气消费量受到抑制。山西省怀仁县和应县环保部门在日常检查中发现,当地日用陶瓷企业虽然已经完成煤改气,但因为天然气价格上涨,而擅自改用煤气发生炉,两地共涉及11家企业。

调价后,当地燃气公司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应县优尊陶瓷有限责任公司为例,一条80米隧道窑每天的用气量为9000多立方米,一条烤花窑每天的用气量为2000多立方米。调价后,优尊陶瓷公司每天就可减少支出约7700元。按照一家企业至少一条隧道窑和一条烤花窑计算,全年就可减少支出270万元左右。

但这位负责人同时表示,由于目前煤价处于低谷,如不考虑环境因素、单就燃料成本而言,降价后的天然气还是比燃煤成本高。要推广利用天然气,进而促进能源结构调整和环境保护,还需要地方政府严格环保执法,企业不能把环境损害转化为企业收益。

如何鼓励天然气利用?

价格调整是多赢的选择

通知指出,各地可根据实际,在完善监管规则的基础上,先行先试放开非居民用气销售价格。

从政策导向来看,国家仍旧鼓励天然气这样的清洁能源发展。若有利于天然气行业的税收政策、环保政策在十三五期间陆续出台,将对天然气的长远发展有较大推动作用。

单从价格调整来说,此次调价对上游企业是利空。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只是站在现行不合理的产业结构和资源配置格局来分析的。一方面,上游企业是依靠垄断维持高额利润的,并没有按照市场化要求进行资源配置。如果按照市场规律办事,上游企业还需要进一步让利,进一步对不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进行调整。

另一方面,如果上游企业一直维持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下游企业就有可能在负担过于沉重的情况下,减少对天然气的使用。与其用高价逼迫企业少用天然气维持垄断利润,不如按照市场化要求降低天然气价格,鼓励下游企业多用天然气,同样能够让上游企业获取应有利润,可谓一举两得。

总之,改革在对上游企业既得利益带来影响的同时,也会从增量上对上游企业予以弥补,甚至补的比减的还要多。

更重要的是,通过价格改革让下游企业更多地使用天然气,还能有效减少煤炭等使用对环境的影响。有报道指出,当下所承受的环境压力非常大,如果不采取主动治理的方式,一旦到了无力承受的时候,最终受影响的还是企业。通过价格调整与改革,鼓励下游企业多用天然气,对环境保护也能起到积极作用。